十年之后我们仍然爱那根骨头

摘要: 汪汪汪!汪汪汪!



十年了,你对两个狗兄弟了解多少?







2006年,孟京辉、刘晓晔、陈明昊聚在一次涮羊肉趴上,晓晔讲起了他家两只狗的种种劣迹和英勇事迹,以及自己与两只狗每天斗智斗勇的趣事。孟导当时听的入了迷,就说要不把这个改成一部戏,然后刘晓晔他们就开始动手了。


彼时,孟导正在看英国作家彼得?梅尔的《一只狗的生活意见》,既然是两个人,那就叫两只狗好了,“两只狗”的伟大构想就这样诞生了。




诀别、喝奶、出走、入狱……

给你这些词,你会有怎样天马行空的想象?


十年前的刘晓晔、陈明昊,一穷二白,决定开始排两只狗了,可没人投资,也没人写本子,动作只能靠手比划,竟然也形成了一种风格。最开始也没有任何框架,孟京辉就给了他们上面的这几个词,然后就按照这些词来排。

最初的排练过程非常即兴,每天弹吉他、吹牛逼、摔跤、看选秀节目,一堆人从早上9点开始混,混到吃夜宵。文艺一点说这是一种充满“酒神精神”的排练方式。




排不下去了,要不就来个“妈妈的信”吧?

演不下去了,是时候该读“妈妈的信”了。



两只狗从06年产生想法,到首场演出,中间排练了大概四个半月,经常排着排着就排不下去了。大家吃着夜宵、看着选秀,突然想到“要不来个‘妈妈的信’吧”


你所看过的两只狗全场念了几次妈妈的信?


2007年,两只狗首场演出之后,获得了出乎意料的反响,刘晓晔绝对直白的说:“我膨胀了。”两只狗儿在戏里唱过崔健的《花房姑娘》、披头士的《黄色潜水艇》,也念过莱蒙托夫的《帆》,一到动情处就念“妈妈的信”。

在两只狗随性且无序的演出现场,“妈妈的信”是屈指可数的故事线索之一,它有时是一段笑料,有时是一段抒情文。这确实是一部喜剧,可喜剧也会煽情。




除此之外,戏里许多设计有时就是演员们一拍脑袋,突如其来的灵感而产生的,有时又或者是演员们一些小小的执念。例如雷雨,就是因为刘晓晔和陈明昊两人以前排过雷雨,可是没有演出过,所以把雷雨“硬塞”进了两只狗中。当然,后来陈明昊不演了,这段戏也就没了。




从2007年到2017年,整十年,刘晓晔、陈明昊、韩鹏翼、王印、吴洲凯,这么多演员演过《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这么多年过去了,唯独刘晓晔依然站在舞台上。他说:“我要演到70、80岁,死在台上,成为达·里奥福,但我成为不了达·里奥福,他是一个人跟整个体制对抗,那个是爱,对人类的爱。”

从古至今,对于喜剧和喜剧大师来说,不变的是那些笑点包袱底下的悲剧内核。在《两只狗的生活意见》里,那是妈妈的教导、令人思念的故乡和狗子们的理想。但演员会不断地更替,包袱会与时俱进,观众第一排口袋里的钱包也永远都不一样。

十年过去了,两只狗依然受到观众喜爱,掌声和笑声的次数不断在增加,每一场演出都是不一样的,各式各样的因素在改变着这部戏,但在舞台上我永远能看见有两只狗在执着地追寻着理想和自我。                                                  






《两只狗的生活意见》中的旺财

《希特勒的肚子》中的希特勒和卓别林

《蛋》中的怪教授


十年

依然热爱舞台的刘晓晔

将于2017.09.12 19:30

在上戏实验剧场(华山路校区)

聊一聊戏剧和喜剧


(活动详情请点击下方链接)

思想湃x刘晓晔|我演得越悲惨,大家笑得越开心







两只狗的生活意见


上海 艺海剧院先锋剧场 | 9/13-10/01


两只狗离开家乡进入城市,他们寻找幸福的生活,寻找伟大的理想,然而城里的世界并不象他们想象得那么美好……四处碰壁之后,他们对生活产生了各种意见,这些意见是他们简单纯洁的头脑无法理解的生存难题。为了能够吃上一口饱饭,来福和旺财在街头卖艺,参加明星选秀进入娱乐界,去当保安,被富人收养又被抛弃,被打狗队打得遍体鳞伤,最后,他们决定勇敢地面对生活,不管生活有多艰辛,一定要勇敢地走下去!




年轻的野兽


上海 艺海剧院先锋剧场 | 10/04-10/08


   


爱在歇斯底里时


上海 艺海剧院先锋剧场 | 10/11-10/15



四川好人


上海 艺海剧院先锋剧场 | 10/18-10/22



希特勒的肚子


上海 艺海剧院先锋剧场 | 10/25-11/05







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你最爱的骨头


首页 - 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