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票 | 这是他们第4次与中国重逢,每一部戏都令人震惊

摘要: 斑比剧团《零零零》赠票

OlegOlegOleg!》2015乌镇戏剧节邀请单元时长最短的一出戏,却是卖的最快的一出戏。

 

而对于演员来说这绝不是一部非常轻松的戏。



整部作品中,三个男人从左向右,在舞台上移动,如此艰辛,充满挑战!他们变换各种姿态贴地爬行,一遍一遍。在45分钟内,三个人用肢体语言表达感情,抛开语言,神在迷雾和弘乐中降临。

 


朝圣之路逃不开牺牲,终于有人被吞噬、被抛弃,而他们说:“我们绝对不是悲观的,戏里的角色也都不是悲观的,在任何时候,他们都有着某种希望和力量,尽管路途困难重重,他们一直在渴求着什么。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看向生命,目睹它所生成的疯狂能到达何种境地,向人们展现人性荒谬、纯粹的一面。困难是美丽的,它带来某种戏剧性。整个故事看起来可能有些黑色,但身处其中的人并不。”


用最原始简单的肢体,凝结舞台的纯粹和疯狂。这出戏席卷了那年的乌镇戏剧节,这支剧团叫斑比剧团,和小鹿同名。



 荷 兰 班 比 剧 团 

 

荷兰斑比剧团是欧洲极具创造力的戏剧团体之一,由著名戏剧导演Jochem Stavanuiter约翰·斯塔夫奈特主持。成立至今的20年中,斑比剧团创造了许多令人震惊、感动的肢体剧。演员在表演中竭尽全力,任由想象驰骋。斑比作品创意在于肢体、地面、空间的碰撞和融合。作品题材大多来源于重大的事件,探索在重大事件中人类的情感,之后任由这种情感慢慢趋向于自然的、跳跃的爆发。斑比作品的出发点是以身体作为人类精神的反射、冲动、欲望、梦想和挫折,都给予了夸张和放大,直至舞台上的角色被其击倒。斑比剧团保留了其创作的大量作品,并在荷兰国内及国外经常巡演,其中一些经典剧目得到了许多奖项。


斑比剧团的作品多以数字命名。除了《Oleg,Oleg,Oleg》今年已经是他们第4次与中国重逢。



 斑比

(2011年青戏节特邀剧目)


在生活中发生的某些事情是否可能完全中断了人们在当下所投入的一切?当Jochem StavanuiterPaul van der Laan在看了荷兰《人民报》上的一张照片后问自己这样的问题。照片描述了三个来自他科索沃的小男孩,他们逃离自己的祖国。最终被收容在埃尔莫洛(Ermelo)的难民收容中心里。照片中,男孩们正聆听某人讲解发现地雷该如何处理,他们坐在比自己大的多的塑料靠椅上,瘦弱的双腿不协调地垂晃着。透过男孩们的眼神能看到漠然的精神状态,战争过程中所目睹一切似乎已被他们永远封锁在了记忆中。人们如何能和这样的心灵进行沟通?进一步,如何能够帮助这样的孩子摆脱这种状态?



斑比的语言是结果与行为,矛盾与信仰,居中大量运用肢体表达影射人的灵魂,冲动与刺激在舞台上交织,表达着对梦想的追求与失落的过程。他们相信,当人的内在动机被放大成为极端,就会看到生活是如何被这种欲望控制,人们紧握内在的欲望不放,直到被其杀死。人类就像是堂吉诃德:他的雄心壮志高大伟岸,而在恐惧面前他却矮小胆怯。



 斑比

(2012年青戏节特邀剧目)


三个男人在一次奇异的冒险,厨房中发生各种荒诞与离奇的故事。在这段不可思议的旅行中,三个蠢笨滑稽的男人成长勇敢乐观的英雄。

创作源自德国著名导演沃纳·赫尔佐格的史诗电影作品中的著名演员克劳斯·金斯基塑造的角色。在厨房中,两个男人洗碗,第三人突然闯进,厨房瞬间发生了变化,一会儿是厨房,一会儿是冒险景观中的某个场景。三个男人莫名其妙的打斗在一起。在精神世界中,他们与黑暗搏斗,他们与英雄对抗。



斑比的作品要让观众看到外在的观感画面如何影响到人类的行为。在剧团的作品中,既有穿着衣饰与强势气场的地球人,也有如木桩一样无生命的大猩猩的身体,在舞台上他们用最纯粹的动作语言去呈现最疯狂的场景。斑比剧团的作品在传统哑剧的基础上升华创作,在表演中加入人物的声音表达,向观众呈现了一幕幕身体语言的极致幻想世界。




Jochem Stavanuiter(约翰·斯塔夫奈特,荷兰极富才华的戏剧导演、演员,他曾在阿姆斯特丹戏剧学校学习并演出肢体剧,1995年,他和Paul一起创办了荷兰斑比剧团,并担任艺术总监。

“我们是大学同班同学,当时在阿姆斯特丹戏剧学校。我那时19岁,Paul24岁,所以我们俩已经认识好久了,还有Gerindo。Paul的表演能量很强,常常表现非常悲观的人物,可以细腻,也可以戏剧化;而我就经常饰演有趣搞笑的人物。在创作的时候,我会一直想要做些不一样的东西,有所改变,我们在合作的时候就会碰撞出许多意想不到的火花。当我们进行戏剧构作的时候,往往是先想到一个点子,然后再一起讨论剩下的部分。所以跟我们进组的演员不仅仅只是演员,同时也是创作者。”


找到诗意,找到戏剧性,找到美感。斑比这样形容他们的创作方式。


(Jochem和Paul)


斑比剧团展现了现代人类。

——荷兰人民报


与其他剧团不同,斑比剧团能创造无线可能。

即使是沉默的场景也与有着配乐台词的戏一样精彩。

——新鹿特丹商报


 

 Jochem Stavanuiter(约翰·斯塔夫奈特


目前, 斑比剧团的艺术总监Jochem Stavanuiter(约翰·斯塔夫奈特正在和孟京辉戏剧工作室的演员刘畅、黄湘丽合作排演一部疯狂的戏,剧目虽未知,但是已经可以开始期待了。这部作品预计在明年相继亮相中国&荷兰戏剧舞台。



现在,可以率先领略到斑比风采的机会来了。在北京青年戏剧节和杭州当代戏剧节上,荷兰斑比剧团带来了他们的《零零零》,一个简单的略带伤感的滑稽戏,探讨艺术以及一切存在的易碎性。


 斑比000 



两个陌生人,在街边偶然相遇。是什么让他们彼此慢慢靠近,又是什么让他们彼此渐渐疏远。读书、体检,他们在彼此面前展示最真实的自己。


他们想找出何为疯狂,在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又隐藏着什么。夜空中无数的星星在闪烁,他们在此景中得到安慰、平静了下来,这时他们才意识到每个人其实都是一座孤岛。


最终,通过一幅画,他们互相明白了对方内心深处的感受……《零零零》是一个关于失败的美丽和悲剧的闹剧,同时哲学上和身体上的闹剧,探讨艺术以及一切存在的易碎性。灵感来源:福楼拜的小说《布瓦尔和佩库歇》, 《瑟琳·安腾与Y教授》和马列维奇的黑色绘画(创意源自《我的妹妹也可以》)。


在《零零零》的表演中只有两个荒谬的男人在寻找事物意义。当这两个男人在度假中寻找生活、自然的力量、技术、爱和梦幻的奇妙之处。他们一直在试图对抗自己的思维,由于他们的思考范围不够广泛,这可能在不经意中会妨碍他们的探索。


《零零零》


北京青年戏剧节

9月12日-9月14日19:30

国话先锋剧场


杭州当代戏剧节

9月16日-9月17日19:30

浙江省文化馆小剧场



互动赠票


在留言处写下你对“零”这个数字的奇思妙想


截止至9月12日17:00,点赞前10名获赠:


9月13日19:30北京国话先锋剧场《零零零》戏票1张



特别鸣谢荷兰驻华大使馆为剧团顺利演出提供资金支持




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买票《零零零》↓


首页 - 孟京辉戏剧工作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