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结婚的人都该去死”

摘要: 这是一个你意想不到的故事

09-09 21:44 首页 颜辞

文/猫语猫寻




丰色是我三年前的闺蜜,她的真名里有个“艳”字,我便把它拆开来给她赐了个名——丰富的色情生活,倒是很符合她当时性伴侣无数的处境。


三年前,她摆脱了她夜夜笙歌的单身生活,和一个固定的性伴侣共同获得了国家的认可,欢天喜地的投入到了柴米油盐、生娃奶娃的革命浪潮中去了。许是这股革命浪潮太过猛烈、影响太过深刻,她开始收心敛性,不再胡作非为,认认真真的当起了家庭主妇。


三年后的今天,她再度回归,大红大紫大粉大绿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依然大声的讲着话、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讲H段子、依然能一口气生吞一大瓶青岛……只是她却开始不能接受别人拒婚、独身的想法了。


想当年她曾豪情万丈的对我说:“世界这么大,男人算个屁”;她也曾许下:“以后老了咱俩一起过”的美好誓言。而今,那些话语都变成了与她的过去一样不堪的存在,所有的话全都反了过来,我坐在她旁边,看着她对一众单身狗语重心长的教训着:


“女人就像花,男人就像水,没有水花很快就枯萎了!”


“人的一生就算没有爱情,也不能没有婚姻,孤独终老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惩罚。”芸芸。


我单身这么久,步入婚姻后就忘记了自己曾经也是单身狗的朋友不计其数,她们教训单身者的语气就好像她们一出娘胎就已经结了婚,一出娘胎就已经有了孩子,“单身”这么卑微又可耻的事情,好像从来都没有在她们身上发生过一样。


这些话我已经听的太多了,所以我并不介意,可是不知为什么,从丰色嘴里说出来,我怎么听都觉得别扭,就像是一个褪了毛的公鸡扬言说:“公鸡他妈的就不该长毛”一样荒诞。


重出酒场的丰色依然如婚前一般张扬,四处穿梭到处碰杯,终是在豪气的干掉第十一瓶啤酒的时候醉倒了。


我架着她拦了辆出租车,把她扔在出租车后座,坐在了她的旁边,给司机说了个地址。


丰色转头看了看我,像是突然发现我的存在一般的说:“唉呀,小寻,你也来啦!”


我斜眼看了看她,不太想搭理她。


她依然嘴巴不停:“小寻你刚才不在,我要告诉你我结了婚之后的感受。我觉得人这辈子还是得结婚的,不结婚是不行的。没有男人不生孩子,你就不能算是个完整的女人,生了孩子我才知道自己以前的想法真的太幼稚了,喂!你到底懂不懂?”


她伸手要推我,我侧身躲开,匆忙说:“我懂我懂!”


她推了个空又正回身子继续说:“我最不爱听的就是你说‘单身挺好的’这句话!其实我以前也这么觉得的,可你看吴企炎现在不是对我很好吗?我过的不是比我以前单身的时候好吗?”


“嗯,好好,我以后不说了。”


这时前座的司机发话了:“就是就是,单身怎么可能好么,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那些说单身好的都还不是强作欢颜?还不都是在人前笑逐颜开,人后黯然神伤。”


“师傅,你知道的成语真多,真有文化。”我试图撇开话题,让司机走向自吹自擂的不归路,可没想到这个司机是一个执著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对我的阿谀奉承闻如未闻,继续在他的教育路线上奔腾不息。


他接着说道:“我老了嘛,见的多了,自然知道的就多些。我其实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什么独身主义者,说好听一点这是特立独行,说难听一点就是世风日下、社会败类。”


我看了看丰色,她基本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于是我没敢再出声,怕给了出租车司机一个台阶,他便急急忙忙想要奔向太空。可是我没想到的是,现在这个时代是有火箭的,奔向太空根本就不需要台阶,只需要在屁股上点个火——很明显,我刚刚的话已经成功的点着了出租车司机屁股上的捻子,于是他便开始了他长达一个小时的演讲。


“他们这些人就是自私到了极点,只管自己过的好,谁都不顾,你说他们赚再多钱有什么用?给父母买了房有什么用?他们完全不理解自己父母的痛苦,他们活着,谁能放心他们,他们的父母在亲戚朋友面前能抬的起头来吗?他们就从来不想想这些,只管自己的生活。你说说,这是不是太自私。”


我竟然无言以对。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些单身的人简直就是大不孝,如果世界上的人都像他们那样想,那人类还存在么?你说说这是多可怕的思想,这简直就是反社会反人类的罪犯啊!比恐怖份子还恐怖,人家本拉登就算做了那么多坏事,但还生27个孩子呢,你说说这些独身的人的存在有什么意义,枪毙他们都觉得浪费子弹。”


我愣怔的看着窗外,车在高速上奔腾,在我有生之年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期望时间能过的快一点。


“我有一个堂兄,就是这样,今年48岁了,死活不结婚,介绍了好多人给他相亲,他都看不上,他是有钱,天天混迹上流社会,吃的穿的用的住的都比我们好,可是那有什么用?”


“都过这么好了,要女朋友干毛,分家产么?”我一个没忍住插了句话。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孤单了,回到家连个热饭都没得吃。”


“那下馆子呗,全是热的,嫌太热还能点凉菜。”


“衣服都没人洗!”


“有洗衣机啊,如果洗衣机都懒的用就送干洗店么,如果干洗店都懒的送,那可以请个保姆。”我继续随便哈拉。


“保姆能陪你吃饭么?保姆能认真的为你着想么?保姆会为你担心么?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想简直是无法无天。看你这丫头长的挺漂亮的,身边肯定不缺男人追,你说你咋就想不开要一直单身呢?”


我没敢接话。


“你说男人也就算了,只要有钱,可以取比他小很多的女人,你说一个女孩子家不结婚,到时候人家结了婚的都看不上她了,有了孩子的还觉得她没有经验怕虐待他孩子呢。你说是不是?”


我暗自庆幸他没有把“她”说成“你”。


“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十年,找个人一起挨着总比一个人受苦要好的多啊。”


“可一个人也不一定受苦啊!”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就是自私,你不结婚你爸爸不难过么?”


“我爸三年前死了。”


“你妈不难过么?”


“我妈三年前也死了。”


“你家亲戚不难过么?”


我顿时住了嘴。


“看吧,你们家还是有亲戚在为你着急和难过的,你再过个几年等你老一点了,脸上开始有皱纹了,没有现在这么漂亮了的时候你就知道他们说的都对了。像我今天说这些话都是为你好,我这活了大半辈子,看的多了。”


“是是是!”我哪还敢反驳。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到了30岁之后女人的价值至少打个5折,35岁的时候基本就不值钱了,40岁之后基本就只能倒贴,有的倒贴都没人要,你说多可怜,所以你说赚那么多钱干什么,不如早点嫁个男人,赶快生个孩子,再晚,想生都生不出来了。”


“你想想这些人真是目光短浅,你说再老下去他们可怎么办?我都为他们发愁。那孤独终老的日子谁愿意过啊,就算是结婚有个人陪着说说话也是好的啊。所以说这些人就是不得好死的命。”


“好大的仇啊!”我小声嘀咕道。


司机没有听到继续说:“我有一个朋友,女的,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和你一样的想法,现在40多岁了,一直没结婚,现在着急了,要人介绍,可是我给介绍的都是离了婚的,她还看不上,说要找没有结过婚的……”


“那不刚好么,把你堂兄介绍给她啊!”我适时插话。


“呃……”


“你看,你堂兄没结过婚,你那个朋友又想找个没结婚的,这不刚刚好么?”


“呵呵,这个……”司机开始有点结巴,脸开始有点红。


“不是吧你,难不成你把你那个朋友给上了?”


“呵呵,你真会开玩笑。”司机躲闪着没再接下去。


“呵呵,还是司机你更会开玩笑。”


我们一起“呵呵呵呵呵呵”


车子在高速上飞驰,因为刚刚的对话,司机可能出于道德与隐私方面的考虑没有再继续下去,车厢内终于安静了下来,丰色在旁边睡着,头靠在右边的窗户上轻轻的颠着,也不知道她疼不疼。


“你们出去玩儿还跑的真远啊。住在关外很不方便吧。” 看来这个司机仍然没有放弃对我的教育。


“还好!平时不用坐出租。”

“你开车啊!”

“差不多。”

“小姑娘有钱啊!在深圳买房了么?”

“算是买了吧!”

“买在哪了?”

“就龙岗区丹坪社区沙坪北路那一片。”


“了不起啊!不过还是要找个人赶快结婚啊,不然你看空荡荡的房子只有自己一个人,多寂寞。到老了也没有个陪着说话的,也没有人照顾你,多可怜。”


我自动忽略司机的话,看着窗外,车子已经下了高速,走在一条有点老旧的路上。路边飘过一排排的小区,在凌晨的路灯下显的异常孤冷。


“你看到右边的那个老小区没?”我指了指右边的小区房突然问道。


“嗯,看到了,怎么滴?”司机歪歪头瞅了一眼应道。


“据说就在这个小区,曾经住着一对亲如姐妹的闺蜜,姐姐是外地人无父无母,妹妹就对她格外的好,有一次领着全家去旅游的时候也带上了姐姐,姐姐和妹妹两个轮流开着车,有一天,姐姐一个人开夜车,就在和我们前面这条路很相似的一条路上,出了车祸,车毁人亡,只活了姐姐一个。”


“那后来呢?”他随口问道。


“后来查下来说是她开车睡着了,可其实谁知道呢?这个姐姐其实和这个妹妹的男朋友通奸很长时间了,那个傻瓜妹妹竟然一直没发现,这下好了妹妹一家子都死光了,这个姐姐刚好和妹妹的男朋友结了婚,前一年还生了个大胖小子。”


“那不是挺好的么?”司机笑了笑继续说:“那个妹妹霸着男朋友不赶快结婚生孩子,那不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么。”


我开始觉得有点冷。


“其实谈男朋友就该早点结婚,趁热打铁,这感情越往后肯定就越来越淡,被甩、被劈腿、被抛弃那绝不是偶然,人和人就怕对比,你想一个男人一直面对一个女人,他哪里受的了,谈的时间长了,看其它任何一个女人都比自己的女朋友美啊,所以劈腿那是必然的,所以就应该赶紧结婚,不结婚的人都该去死……”


我的手不自觉的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我感觉到他在颤抖着,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他的脖子实在是太适合就这样掐下去了。


他惊恐的从后视镜里看着我,脸胀的通红,他放开方向盘用手来拉我的手,我看着他的手穿过我的手直接按在自己的脖子上时的黯然神伤,不由扬了扬嘴角。


血红色在他的眼睛里一点一点弥漫开来,他沙哑的问道:“为什么?”


我吹了吹额前的刘海说:“我在地府做了三年的苦力,好不容易买通牛头,化做厉鬼上来报个仇,被你教训了一路不说,你竟然说老娘我占着茅坑不拉屎,如果当年不是那些贱嘴的亲戚天天逼着我结婚,给我介绍了那么个渣男,我怎么会和他谈恋爱?还被这傻B女的当个宝,把我和我全家都杀了。我一路上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你不知悔改,竟然还说她杀了我全家挺好的?那我现在杀了你是不是也挺好的?”


司机血色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坚定的光芒,竟然有种视死如归的气质,看来这人到死都还是觉得不结婚的人都该去死。不知为什么,在他闭上眼昏厥过去的那一刻,我竟然突发一种崇拜的情绪,一个人能在一条道上走到黑,到死都不后悔也不失为一种英雄气概。


如果他没有那个四十多岁的姘头,他的人生就更完美了。想到这我不由叹了口气。


车子在老旧的柏油路上画着“S”,最终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狠狠的撞在树上。丰色的脸整个帖在了玻璃上,粉红色的围巾被她眼睛和嘴巴里流出来的血染的鲜红无比。这样看起来就和她大红色的裤子配多了。


三年前我和我的父母坐在她开着的车里睡着了,她故意将车撞向旁边的树林,坐在前排的我的脸直接瞌在挡风玻璃上的样子,可没她现在这个样子好看呢。让她死的这么完美,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我飘在窗外满意的笑了笑。


再看那个司机,头被撞的凹下去一个大洞,双目圆睁。不知道他死前的走马灯里有没有看到他的堂兄和他的姘头,是不是觉得他比那两个没有结婚的人死的早是件很不公平的事呢?




对了,我还有一个私人微信号:chuxisoling2345,

你可以了解颜酱买了什么好物

读了什么好书、看了什么电影

还能倾听你的喜怒哀乐

快来加我吧

说不定就通过了呢

还可以来微博@颜酱酱儿,来找我玩~



?点个赞,让我知道你来过


首页 - 颜辞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