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婷婷色五月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zhongxinaoneng.com。婷婷色五月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寻找戈多(---4)


从一个破铁门进去,一眼望去全是占着道路的横七竖八的面包车。有些地方种着几株桃花树,下面通常坐着几个东张西望的老太婆,她们像这个小区的侦查员,看到有人来便伸长眼珠将你浑身上下瞅几个回合。我感觉个个都有居委会大妈的架势。

 

淡淡的月光下,我走在难得在夜晚才安静下来的小区,回忆起父亲和他妻子在婚礼上的容光满面和畅快笑容。不知道母亲哪一天才能笑得这么畅快,我想想觉得心里有些发酸。

 

进了门,外婆还在等我。她靠在客厅一把矮竹椅上睡着了,打着很小的刻意压制着的呼噜声。那把椅子有些岁数了,还是外公生前自己打造的。那个年代的穷苦人大多自己都会点木匠活。

 

月光从客厅旧冰箱的狭小窗户透进来,照到外婆脸上,衬得老人的脸格外清瘦。她自从搬过来瘦了一圈,每天照顾我们母女二人的饮食起居,还要担心女儿随时可能复发。

 

外婆睡得总是很香,我进来她都没察觉。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回房间睡。

 

她眼睛一下子睁开,轻声地乐呵呵问我:“饭菜好吃不?”

 

我噗嗤笑了:“好吃,好吃。”

 

“里面漂亮不?”她指的婚礼现场。

 

“漂亮,漂亮。”

 

“我家小樾什么时候也办个漂亮的婚礼,多好。”外婆咧嘴笑着,瞅着我。

 

“不早了,你快去睡吧。”我推了推她。

 

“好好好,外婆去睡。”她踮起脚尖像做贼一样回了房间。

 

我坐到外婆之前坐的椅子上,让自己的脑袋沐浴在月光下,大脑像看电影一样回放今晚的林林总总。单启明、王颖、父亲等人的面孔一一浮现出来,最后汇成一个焦点,变成单启明淡淡的温和的笑容。

 

我从小就有个爱好,喜欢将一些人和事在脑子里反刍。年龄越大我越发现,人记忆太好总不是轻松的事。

 

婚礼第二天是周六,我睡到快中午才醒。我感觉自己很久没睡那么香。外婆知道我睡眠浅,她让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自己在母亲的床边又搭了个小床。

 

醒来后,外婆和母亲在做饭。我看到外婆一直在说笑话,逗母亲乐。母亲还是老样子,面色有些苍白,一缕头发搭在眼帘,眼皮沉沉的,半抬不抬。她好像在努力挤出点笑容,但是发现很难,索性默不吭声。

 

她当时有了一份工作,帮小区出门右拐的小杂货店卖卖东西,一个月几百块钱。外婆每天下午会去附近一个老婆婆家同老人们一起摸纸牌。我至今没搞懂那种牌怎么玩的,和扑克牌一样每张图案不同,长条形,看上去朴素又古老。不识字的老人玩起来得心应手。

 

和外婆生活在一起后,我越来越发现她是个神奇的老妇人,总能从苦中寻乐。哪怕每天节约得一片青椒做几片咬,时不时被晚辈嫌弃话多,再时不时因为精神状态不好的女儿遭邻居大婶白眼,下午照旧喜滋滋迎着太阳去摸纸牌。

 

当她去世后,我总忍不住想起她不止一次得意洋洋地告诉我,她年轻守寡时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很小的瓦房,一屋子零零碎碎的东西,但她总能拾掇得外面敞敞亮亮的。她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分明满含着日子嘛,好好过总能越过越好的神色。我当时内心未必认同她的观点,但我表示赞同她的态度。

 

出生造就个性。外婆和奶奶真是完全不一样的老人。

 

奶奶出生地主家庭,从小也是认真读书识字的。她个头娇小,皮肤很白,秀气挺拔的鼻子让干休所的年轻姑娘都常常羡慕。她心肠也好,只是对人会有些挑剔,尤其是家里人。和外婆的爱说话、爱逗乐别人不同,奶奶话不多,偶尔蹦出来的言语也很含蓄。小时候,我宁愿和嫌弃粗鄙的外婆开开玩笑,也不敢随便和奶奶说话。

 

因此当我周六在家吃完午饭,提着一盒蛋糕去看望她老人家时,内心是有点紧张的。当时爷爷去世快一年,奶奶更加不爱出门,每天一个人待在诺大的房子里,对着爷爷生前不知抚过多少遍的书籍和毛笔。

 

我刚摁下门铃,奶奶便神情安定地打开门。我喊了声“奶奶”,她嗯了一声,说下次来空着手。

 

她问我新工作怎么样。我说挺好的,很清闲。她说年轻人不能图清闲,手脚要勤快。我本想说图书馆的工作就那么多,没有什么可多发挥的余地,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我问奶奶每天一日三餐胃口如何,她说都好,让我不用担心。她迟疑了会,进房间拿了一个信封出来,递给我。

 

我随手打开信封,里面是一沓钱,我慌忙放回茶几上,也没心思掂量里面是多少人民币。

 

“拿着,要用钱的地方多。”她说。

 

“不用,奶奶,我的工资可以养活自己。”我的声音很轻,态度却是坚决的。

 

那时直到爷爷去世,老军人的退休工资并不高,他们并没有多少积蓄,空有一个没产权的大房子而已。

 

她还是了解虽没用却倔强的孙女的脾气的,轻轻叹了口气。我突然想起父母刚闹离婚时,我没心没肺地在她家喜滋滋看小人书,有一瞬间她忧心忡忡地盯着我看。

 

我之前就说过,我有时的记忆出奇好,总能记住某些时刻的剪影。

 

如果我当时知道半年后她就走了,一定会多陪她待一会,至少一起吃个晚饭再走。


长按二维码,收看更多文章~


本文纯属原创,由奥古独家撰写。码字是一种习惯,和吃饭睡觉一样。